阅读历史 |

24、第 24 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那是八年前的事情。

地球經曆外星種族的武器轟炸,地球內部能量紊亂、公轉速度大幅度增加,太陽直射地球時間縮短,寒冷的冬季延長為了十個月,春秋季節消失,夏季兩個月。

大概是外星人做的什麼手腳,冬季不僅時間延長了,溫度還降到了零下四十度以下,樹木枯死、建築物倒塌,暴風雪高頻率發生。

冬季難捱,夏季也不容易生存,兩個月,日日四十度的高溫炙烤著,對這些習慣了冷氣的人類是場殘忍的考驗。

十五歲的雲寧告訴自己,必須堅持下去,總有一天,人類還能回到和平年代。

瘦弱到能看清肋骨的孩子,渾身上下隻穿著一條短褲,臉上身上塗滿了黑黑綠綠的泥漿,穿梭在枝繁葉茂的樹林中。

氣候改變,全球的夏季成了熱帶雨林氣候,空氣潮濕悶熱,天空前一秒還碧空萬裡後一秒就烏雲密布,豆大的雨滴嘩嘩啦啦從天上傾灑而下。

傾盆大雨將乾涸的土地浸得濕潤,此時的山路並不是那麼好走的,雲寧找了棵足夠粗壯的大樹,三兩步爬上了樹枝、斜靠著樹乾坐著。

按經驗來看,這雨隻是過路雨,不會下太長時間。雨水會讓河水上漲,若是幸運些,他可能抓到兩條大魚,今晚能加個餐呢。

“這雨真是說下就下,哎,哥,前麵有棵樹,咱們去躲躲。”兩個留著寸頭的年輕男人從暴雨之中衝出。

“今天運氣還不錯,抓到了一隻狐狸、兩隻兔子,能吃上好一陣子了。”

“臭小子,這個天這麼熱,放上一個小時東西就壞了,想什麼呢?”

“哥,基地又來了兩個新人,以後人越來越多,就咱兄弟倆負責打獵也太累了點,你說老大也是的,非要救這些沒能力活下去的軟腳蝦。憑什麼讓我們出去拚命,養著那群有手有腳的人。”

“唔,可彆這麼說,這外星種族入侵地球,咱們都是國破家亡的可憐人,本就應當站在同一條戰線上。遇上了,能幫一個是一個罷了。”

“你小子脾氣一直也沒變過,人在屋簷下,這些話和我說說就夠了,回去要注意點,不可亂說。”

“知道了,知道了,哥。”

“……”

兩年的時間,雲寧基本沒遇見過什麼活人,他本以為這座被炮轟為廢墟的地區隻剩他苟活於世。

再次聽見人類的交談聲,躲在樹上的他心臟砰砰跳動,身軀止不住顫抖。

“哢吧。”大雨瓢潑,樹乾也被浸染出了濕意,雲寧腳下一滑,一腳將旁側的枝乾踹斷了。

樹下的兩個壯漢立刻向上望去,“誰在那兒?我可瞧見你的身子了,如果不主動出來,待會兒可彆怪我們兄弟倆心狠。”

十二歲的雲寧經曆了地球災難,為了生存下去,他可以麵不改色地宰了一隻幸存下來的小兔子,也可以看見地上隻剩骨頭的屍體冷漠地轉身離開。

但本質上來說,他隻是個十二歲的小孩子,在某些方麵他還是保持著孩子的天真。

十歲之前他遇見的全是待他良善的人,福利院裡的工作人員儘全力給他營造溫馨家庭的感受,災變發生,他獨自在這世界上活著。

在這個十二歲的孩子的認知中,人類會聯合在一起,互相扶持著渡過這場難關。他的腦海中,人類這個名詞是純潔而美好的。

“叔叔們,不要擔心,我也是人類,我叫雲寧,今年十二歲。”十二歲的雲寧想當然地認為隻要他示好,這兩名成年人定會友善待他。

一個瘦皮猴似得小鬼?

兄弟倆對視一眼,個子稍高一些的男人站在前方,“你怎麼會出現在這兒?是和自己的隊伍走散了嗎?”他語氣溫柔和善,眸子卻冰冷如霜。

小雲寧全然陷入了遇見同伴、未來不用孤苦一人的欣喜之中,恨不得把靈魂刨給對方看,“沒有隊伍,我一個人已經很久了。聽你們談話,這附近還有更多人類,我可以加入你們嗎?”

成天擔驚受怕,和野獸搶奪食物,這些困難他都可以克服,但沒人陪伴、長時間無法得到交流,這等精神折磨難以承受。

“小子,我們兄弟倆現在要照顧二十幾人的食物,瞧你瘦弱的模樣,進來又是吃白食的,這不徒增咱們兄弟的工作量,我可不願。”躲在後方的男人跳了出來。

“不,不是,我有用處的。我很會打獵,你看,我身後還有兩隻雀兒呢。”小雲寧雙手摸索著,將腰間綁著的‘晚飯’遞了出去,急切地表現著自己的大用處,“對了,我那兒還有一箱藥,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全給出去。隻要,帶我一起走。”小雲寧卑微的哀求著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