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人間風月(1 / 2)

加入书签

立春那天,倪旖知道自己懷孕了。

這日她有應酬,甲方不好招呼,三教九流的做派,很不講究紳士風度。覺得幾個副總不夠熱鬨,非讓倪旖也喝幾杯。

那時的倪旖,戒酒已有小半年。

她先是端坐著,莞爾笑笑打太極。奈何對方油鹽不進,太不識趣。倪旖想,算了,喝一杯吧。酒都到唇邊了,服務員進來上菜。

是一道燒黃魚。

廚師手藝自然不會差,空氣裡都是香味。不知怎的,倪旖皺了皺眉,壓下胃裡冒出的惡心。一種微妙的、不講道理的直覺使然。

她把人得罪乾淨了,也不喝那杯酒。

回去路上,在藥店買了驗孕紙,結果毫無意外。

厲釗進門的時候,她從洗手間出來。

倪旖看著他,一直看著。

厲釗脫了外套,低頭摘袖扣。摘了一顆,心裡有點發毛,遂抬起頭,“怎麼了?”

倪旖搖搖頭,表情帶著她一貫的小傲嬌。

厲釗把白金袖扣放在餐桌上,總覺得她不太對勁。

晚上十點,厲釗還在書房處理工作。他抬頭往外望了眼,倪旖應該是在客廳看電影。

沒多久,敲門聲音響。

倪旖裹著條羊絨披肩,披肩很大,還有一頂連著的帽子。她的臉小小一張,被這顏色襯得一團軟糯。

“厲總。”她這樣叫他。

厲釗條件反射,“惹事了?”

倪旖點頭,“大事。”

厲釗歎氣,“大事給你變小事,小事那就不是事。說吧。”

看,遇到事情之前,他第一想的,還是寬她的心。

倪旖巴巴望著。

她本是偏美豔的長相氣質,在此刻,都變得溫柔起來。

“你要當爸了。”她很直接。

厲釗猛地抬起眼,一瞬間,目光翻出海嘯。海嘯平息後,是長久的平靜。

想象中的名場麵,依舊沒有。

兩人隔著五六米的距離,都沒多餘的動作。

厲釗應:“好,知道了。”

倪旖吸了吸鼻子,“哦。”然後攏緊毯子,繼續去看電影,走之前,還不忘給他關緊門。

獨待書房的厲釗鬆弛下來,雙手握拳,隔空一擊,滿臉藏不住的愉悅。厲釗這少爺脾氣,陰晴不定的,那幫發小其實都有些怵他。也就能拿他姻緣這事兒打擊報複一下。

比如幾年前,倪旖不跟他結婚。

哥們說他是棄夫。

好不容易結了婚,又遲遲沒傳來好消息。

這幫損友總給他推什麼男性專科醫院的名片。

厲釗內傷許久,終得揚眉吐氣這一日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