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14、微醺(1 / 2)

加入书签

獨家首發,請支持正版。

14.

明月特彆認真地盯著這三條消息看了半天。

她總覺得這語氣怪怪的。

不是怪可愛,是怪奇怪的。

有一瞬間,她懷疑許執是不是發錯了人,但是雪梨銀耳羹又的確是自己送的。

難道和自己深夜變話嘮一樣,他一生病感冒,言語組織也變得莫名其妙了……?

像是在禮貌回複她昨晚的那甜湯,但又像是在委屈地抱怨感冒藥的苦。

明月放下手機,朝助理招了招手。

小尚以為她有什麼吩咐,結果走近後,卻是聽她問:“茶餐廳有外賣服務嗎?”

“有,他們自己配送。”

明月指指手機,示意:“那你把他家訂餐電話發給我。”

“姐你要什麼的話我來訂就好。”

訂餐也是藝人助理的工作之一。

“放心,不是搶你們的活。”明月向他笑笑,又安撫性地拍拍小夥子的肩,“我是給彆人訂。”

見她撥通號碼,小尚自覺地站遠了些。

三十分鐘後,《稻》劇組片場。

許執剛下戲,正接過保溫杯喝了口水潤潤喉時,助理把振動個不停的手機遞過來了。

“您好,請問是許執先生嗎?”

許執稍愣:“嗯,我是。”

“您的餐已經送到,麻煩您讓人出來取一下餐。”

餐?外賣?

許執側頭看了眼助理,對方頭搖成了撥浪鼓,表示不清楚不知道不理解。

“不好意思,請問點餐的是……”

“是明女士為您點餐,對方手機尾號是2568。”

明女士……以及這個尾號。

許執轉瞬就想到了是明月。

助理拎著熟悉的茶餐廳獨家包裝袋進來時,許執忽然有一種預感。

會不會是……雪梨銀耳羹?

掀開蓋子。

冰糖與雪梨的甜香味撲麵而來。

他聞著這股淡淡甜甜的氣息,那雙向來溫和又冷淡的桃花眼染上了不知名的色彩。

像是春天來了,桃花開了。

明月殺青那天,收到了劇組訂的花束。

白桔梗與香檳玫瑰相搭,溫柔治愈,其中還有跳舞蘭和洋甘菊等花點綴。

明月同劇組人員拍了照,在和導演示意過後,她帶圖發了條微博。

文案很簡單,隻有“殺青快樂”四個字。

她第二天離開影視基地時,也和許執發了條消息,像是和好友告彆。

不過一行人才剛到酒店樓下時,侍應生忽然上前來,說是有個外賣小哥剛送了東西到前台就走了。

“會不會弄錯了?”

明月記得自己沒買過什麼東西,轉念一想會不會是粉絲,藝人不會私下收禮,因為怕出什麼差錯。

另一邊已經那方方正正的禮盒送了過來,侍應生禮貌回複:“上麵有您的房間號與聯係方式,要不您先看看?”

明月示意他把禮盒放到旁邊桌上。

這個形狀的物品,更像是裝了蛋糕。

……但誰知道裡麵會不會是炸.彈?

忽然,她發現外盒上還有張卡片。

to:明月

殺青快樂

——許先生

幾乎是她看到卡片上的字的同一時間,握在手裡的手機忽然振了下。

許執:【蛋糕收到了嗎?】

許執:【路上可以吃】

許執:【遲到的殺青快樂】

他還發了個撒花花的表情包。

小佳辦完手續過來時,就見大美人單手倚靠在沙發一邊,低頭盯著手機傻笑。

“姐。”她喊了聲,又指指桌上的禮盒,“這個……”

“是蛋糕,等會兒我們可以在路上吃。”

明月收起手機,臉上笑意也收斂幾分,不過眼裡還是閃閃亮亮的。

隨著明月的熱度重新上來了,各種商務代言也找上門來。

江寧在多方分析下,最終給明月拿下了一個生活類國民大品牌的代言。

米可(milk)是國內知名的乳製品生產企業,生產牛奶、酸奶和乳製品,其中,他們主打傳統純牛奶品牌。

這次,明月代言的便是這個純牛奶係列。

《新生活之漁》殺青後,明月並沒有立即就回京市,而是去了米可(milk)在明城的拍攝棚。

純牛奶係列突出“簡單純粹”的特點,明月的造型也很簡單,紮得高高的馬尾,一套粉白拚色的運動服。

整個人像是重回了高中時代,青春活力,少女感十足。

廣告隻有17s,但拍攝卻是一整天。

好不容易工作結束,江寧請整個拍攝組和在場告層吃飯,明月知道她這是在拓展人脈和給合作對象留下好印象,所以儘管自己累得不行,但還是微笑著堅持下去。

等飯局結束已是九點。

一行人沒有連夜回京,去了附近下榻的酒店。

車裡,明月聽著輕音樂,正閉目養神。

江寧忽然從車裡哪個抽屜裡抽出個本子過來:“這是年後準備啟動的項目,李莊特意找了人聯係我遞過來的,他這部還是為了衝獎,你先看著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過了兩秒,明月似是半醉半醒地又低語補充道,“我明天再看。”

她晚上隻喝了一杯酒,並沒有醉,但最近趕得實在太緊,整個人仿佛是處於高強度運轉狀態,此時終於能鬆懈下來,她這一休息,睡意便如潮水般鋪天蓋地地湧了上來。

回酒店房間後,明月手機也沒再碰,洗漱完了上床一覺睡到天亮。

酒店離機場遠,要提早趕過去。

除了司機精神特好,其他人都在車上補覺。

等到了機場,明月這才打開手機聯網看起消息,好友群裡另外兩人撐起一台大戲,消息99+,她隻瞄了兩眼,左不過都是趁她不在線就使勁“編排”的話。

私人號裡消息不多,除了人在國外似乎信息滯後晚了一天給她發來“殺青快樂”和一個大紅包的明連朗,沒有其他消息。

明月利落地收下紅包,回了個【謝謝爸】

準備退出微信界麵時,她視線落在上方,又忽然頓了下。

昨天剛發過消息,所以和許執的對話框還被頂在相對前麵的位置。

“moonbeam那邊電子邀請函已經發到工作室了。”江寧忽然偏頭同她說。

“嗯。”明月看向她,順手摁滅了手機屏幕,“清光已經在京市了,紙質函到時候她會直接送來。”

moonbeam今年早春係列的秀定在法國,為顯隆重,除了電子邀請函,還會寄紙質邀請函到每一位邀請者手上。

江寧應了聲“好”,她知道明月和moonbeam創始人私下關係似乎不錯,倒也不擔心九月這場秀會出什麼差錯。

她繼續道:“走之前還有個廣告要拍,剩下幾天你再看看劇本。”

明月抬手揉了揉自己頭發,低低應了聲“好”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