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72、小檢查官,做個人!【完結】(1 / 2)

加入书签

任兮愣了一瞬,立刻笑了,眼睛彎彎像個月牙兒,“你上當啦?你真以為會回不去?”

“隻要還沒回去,就不能掉以輕心。至少我知道,這個世界的任務還是必須要做下去的。”蕭寒說,順便指了指早餐,示意任兮邊吃邊說。

任兮點點頭,“對,這個世界的任務還是要做的,這個世界的大劫難在這個案子上,如果我早點來就好了,你就不接手這個案子,不碰它應該就沒問題。”

蕭寒搖搖頭,“繞不過的,這個案子繞過了,還會有彆的案子。這個案子的背後支持者的來曆太大,幾乎在煙城隻手遮天了。必須要從這片被遮住的天空下撕扯一個口子出來。”

“隻手遮天?”任兮的嘴裡還吃著東西,聽到這裡她都忘了繼續吃,腮幫子滿滿的,愣神的樣子很可愛。蕭寒忍不住笑了起來。自從和任兮相認後,他覺得自己的笑容都多了,僵硬的麵部肌肉都發生了變化。

此刻的任兮,在離煙城很遠的小鎮上,逛著商場。

這已經是他們在這個世界完成任務後的第三年了。一開始,任兮提心吊膽,害怕哪天醒來其中一個人就回到了大世界,另一個人卻還在這裡留著,但是時間久了,她就釋然了。她能和一般的女孩子一樣談戀愛,逛街,看電影,平平淡淡的生活,不用考慮任務條的進度,也不用想著怎麼能讓任務更快一點完成。

平淡中的甜,都是和蕭寒在一起的時光。

那次綁架,蕭寒根本想不到,還沒來得及看到任兮,就中了暗中一槍,不是劍哥的人,而是張遠買通的人。

趁亂解決掉蕭寒,又能栽贓給綁匪,這樣的好事,不光張遠想的到,蕭寒也能想得到。

天羅地網早就布置好了,蕭寒受了輕微的槍傷,隨之而來的公安兄弟們也一舉拿下了劍哥。

張遠很快被紀委帶走調查,再也沒有出現過。半年過後,反腐敗的培訓中,他成為了一個煙城當地的反麵典型,讓不同的學者引以為戒。

蕭寒本可以獲得大好的前程,省檢察院已經準備對年輕的他破格提拔,但是他卻在眾人惋惜的目光中拒絕了。經過幾個月的交接,蕭寒離開了這個崗位,雖然檢察院少了一個年輕的檢察長,但是他的狀態卻一天好過一天,再也沒有了冷冰冰的氣場。

就連他的老上級都說,蕭寒最近一次去看他的時候,簡直年輕了十歲。

5168和2333也很久沒有出現過了,任兮笑著說,是不是他們就要想任何一個塵世間的普通人一樣,漸漸老去,然後死去,再也回不去了。蕭寒卻說,在哪裡不重要,重要的是,和誰在一起。

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,終於有一天,任兮醒來,看到她回到了5168的係統空間。

“5168?”任兮試著問。

“主人!我可想死你了!”那團帶著小翅膀的光團飛上飛下,喜悅的不行。

“蕭寒呢?”任兮一時間,有點緊張。

“主人!你已經不愛我了!你天天跟蕭寒在一起,都不想我!”5168哼哼唧唧。但是看到任兮心神不寧的樣子,哎呀了一聲,“好了好了,他已經回去了,就等著你呢,你回去吧!”

這時候,任兮才放下心來,但是一瞬間又迷蒙了,“那你呢?”

5168說,“我跟你一起呀!我還要漸漸2333呢!”

在那個曾經美麗的不像樣的大世界,等著他們的團聚呢。

任兮急忙咬了幾口咽了下去,“隻手遮天的話,要麼是商業巨鱷,但是煙城……沒什麼大的商業巨鱷,難道是,政界的?”

蕭寒一邊把自己杯裡的牛奶遞了過去,一邊說,“慢點兒吃。”隨後點點頭,“給出線索的人已經犧牲了,我也接受了上級的命令,暗中調查,一定要把這個案子查清楚。但是,難度和危險,還是有的。所以,我希望你能好好的,保護好自己就行了。”

……

蕭寒的手段非常快,也很雷厲風行,幾次順藤摸瓜,查了兩個皇後娛樂的關鍵羅羅,很快就把美麗從事販毒、賣淫等等相關的證據收集清楚了,一次行動,就要把兩人都帶走。

但是遺憾的是,劍哥還是鬥爭經驗豐富,跑了。

劍哥從外型上看,很壯,看起來是個粗人,但是長期在社會上摸爬滾打,在黑社會為非作歹,和警察鬥智鬥勇,已經早就被磨礪成一個遇事不慌,膽大心細的頭目。

他和他暗中的勢力,在不長的時間裡,查出來了是一個年輕的檢察長對他下的手。劍哥也很疑惑,煙城知道皇後娛樂背後勢力的人不少,他不相信一個檢察長,能不知道?

如果他真的動手了,他的目的,是皇後娛樂,還是背後的人?

從檢察院和公安機關的行動上來看,他們到皇後娛樂的搜查,不應該是僅僅是為了抓一個劍哥。但是,他也不能坐以待斃,如果背後的人不施救,他也可以自救。

……

蕭寒收到微信的一刻眼前一黑,差點暈倒。

怕什麼來什麼。

“我不知道你要對付的人是誰,我隻是告訴你,停手!不然不隻是你的女人,還有你,我一個都不會放過!”還發了一張圖,任兮被雙手反綁,嘴上貼了膠帶,一雙黑眸還閃著神采,沒有一點驚懼的神色。

但是蕭寒相信,這個人,就是劍哥。隻有他,此刻才孤注一擲,魚死網破。而背後的那個人,隻需要看著就行了。

煙城檢查長的家屬被綁架,事情很快就在煙城引起了軒然大波,甚至驚動了煙城市市長。

市長是張遠,一個四五十歲,頗有風度的一個人,每次開會都西裝革履,頭發一絲不苟,還有點潔癖。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市長是一個工作起來認真實乾,但是也特彆在意形象的一個人。

此刻張遠在電話裡對蕭寒說,“那個劍哥呢?找不到?電話裡你們怎麼溝通的?”

蕭寒說,“他隻給我發了一個微信,我語音撥回去就掛斷了,隨後我們找公安局的弟兄立刻定位查找,這個手機是一個清潔工不小心丟失的。所以現在還沒有劍哥的消息。張市長,當務之急,我們是要先解救人質,我在等您的支持和指示。”

從手機中能感覺到張遠猶豫了一會兒,隨後就聽他說,“那還用說?你們儘快與公安方麵聯係,先解救人質要緊。如果有什麼阻力,就說是市委決定的,也是我的指示。另外,如果抓住了劍哥,請及時與我通氣。我相信你能把事情辦好。”

蕭寒耐心的聽完,然後直到對方把電話掛掉,蕭寒知道自己在演戲,如今張遠,已經著急了。劍哥一旦落網,他有很大可能就會被牽扯出來,因此蕭寒知道,他不能露出任何破綻,他必須要穩住,才能救下任兮,同時挖出張遠這個幕後的操縱者。

蕭寒知道,他即使在電話中裝作不知道劍哥的下落,但是實際上他在處處打聽劍哥的情況。此刻的他,應該像是熱鍋上的螞蟻,緊張,不安。

蕭寒也知道,自己勝在出手快之上,但是如果不儘快了結,他依然會落在下風,畢竟對方的實力和手腕,不在他之下。即使他有上級的支持,卻也躲不過對方在明他在暗。

等到市委辦公樓的人陸陸續續下班走的差不多了,張遠把辦公室的門反鎖,用另一個沒人知道的手機,給劍哥發了信息。

他告訴劍哥為今之計就是處理了任兮,再等蕭寒過去的時候處理了蕭寒,隻有這樣才能保證他們的安全。他擔心美麗在檢察院的問詢下,經不住精神壓力,遲早會吐露些東西,那些東西肯定都是致命的,隻是是對劍哥致命,還是對他張遠致命了。

劍哥知道,張遠是想把自己摘乾淨。此刻的劍哥,如果真的把任兮和蕭寒都滅了,他也離死不遠了。那個時候他一定會被法律製裁,而他不那麼做,張遠也不會再管著他了,張遠此刻擔心的,隻是他自己的烏紗帽和政治生涯。劍哥一直以為,有張遠撐腰,他怎麼作都不會在煙城有事,可是如今,一個小小檢察院的檢察官,居然把他逼得幾乎無路可走。

以前的左膀右臂,還折了一個美麗。但是劍哥知道,他不能動任兮,也不能動蕭寒,他不想把路堵死。他還要留著任兮的命,再賭一次。

劍哥另一個左膀右臂也是個“女將”,此刻正看著任兮。對於任兮來說,這個叫王芳的人,倒是比美麗給她的感覺好很多,這個女人一看就是個武將,給人就很凶狠、殘暴的感覺。這種人,一般反而是一根筋。

王芳是一個得力乾將,辦事果斷,心狠手辣,最重要的是,對劍哥死心塌地。她從小就父母離異,浪蕩街頭,後來因為拳腳功夫好打架不要命,成了太妹中的一姐,然後她拉起了大旗,組織了一幫太妹,在煙城黑道也是一道勢力。

後來他被劍哥收買,此後一心一意跟著劍哥,不僅是保鏢,更是打手。

此刻王芳向任兮後麵站著的幾個人一抬下巴,幾個人走上前,把任兮拉了起來,推著往前走,上了一輛越野車,車不知道朝著哪個方向開去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