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75、第十章*(1 / 2)

加入书签

自有君主製度以來,曆朝曆代的皇帝多不勝數,能在曆史上留名的,除了千古名君以外,還有一些特彆奇葩的皇帝。這些皇帝大多是因為有一些奇怪的癖好,比如楚靈王好細腰;宋徽宗愛蹴鞠;明熹宗愛木工。而李景煥亦有一小小愛好——賜美人。

宮怨之詞,古而有之,其中苦楚,旁人難知。

李景煥作為一個二十一世紀一夫一妻製下教導出來的好青年,雖然在這個古代生活了這些年,但是還是不太習慣後宮三千佳麗的排場。

為了讓後宮少些可憐的女子,李景煥兩次下令削減宮中宮女的人數,又將25歲出宮改為20歲,尤其已在宮中留到25歲以上的老宮女,出宮之時內務府撥來銀子做賞賜。

同時,李景煥還在經曆了一次盛大的選秀後被嚇了一跳,即刻力排眾議,取消了以後的所有選秀。反正宮裡的妃嬪也有那麼七八個了,皇子也不缺。

即便如此,聞著自己身邊這群後宮粉黛的脂粉味兒,李景煥還是有些接受無能,可是要是再往外趕,朝中那群大臣怕是真的要炸了。左思右想,李景煥想到了一個絕佳的妙計——賞賜給大臣。

想想他如今繼位不久,又厲行改革,導致下麵的大臣多有不滿,再加上他的兄弟眾多,總要時不時給些賞賜才能籠絡人心。如花似玉的美人兒,豈不是最好的選擇?

何況皇帝的賞賜,大臣即便不喜也要給個名分,不敢過於苛待。

禦花園中。

李景煥眯起眼睛,深吸了一口氣,頓時滿滿的花香進入口鼻,香甜的空氣讓人不禁心曠神怡。也難怪那麼多人想做皇帝,不得不說當皇帝還是不虧的,至少這花兒可是外麵看不到的。

“皇上,前年出海的船隊已經回來了,有詳細記載的航路,航途也已畫出,隨後會呈交給皇上。沒想到我大夏之外還真彆有一方天地,這一路他們帶回來了不少的稀罕玩意兒,回頭會和航途一起呈禦覽,雖登不得大雅之堂,倒也有趣。”

李景煥眼神一閃,“好!辛苦你了。”

李景熠笑了笑,頷首道:“都是臣弟的分內之事,不敢居功。”

其實,對於李景煥執意派船隊出海一事他也十分不解。自古以來大家都是默認的周圍是無際的大海,再沒有其他大陸了,何況要研造可抵擋海上風暴的大船也頗不易。

但是二哥是君,他是臣,既然二哥下令了,他照辦便是。隻是沒有想到這大洋之外還真的彆有洞天,看來他還是狹隘了。

“哎,朕還是要論功行賞的,隻是金銀珠寶賞你也不缺,倒是聽說你府裡頭也幾年未進新人了……”李景煥環顧了一周,正好看到了一旁站著的兩個小宮女,便以眼神示意黨蕭。

黨蕭接收到信號,連忙一擺手,遠處候著的兩個宮女便款款走來,垂首斂眉、細聲細氣地道:“奴婢給王爺請安。”

李景煥近來的喜好也不是什麼秘辛,已在朝裡頭傳開了,李景熠自然也清楚,還曾調笑過得賞之人豔福不淺,不想今日風水輪流轉,輪著了自己。

再定睛一看,臉上神色更加微妙,嘴邊也噙了點笑意,“皇上的意思可是要將這二位美人賜予臣弟?”

見李景熠如此識相,都不用自己想借口組織語言了,李景煥頓覺還是自家弟弟善解人意,“不錯,這兩個宮女皆是溫柔賢淑,雖出身低了些,但是一直在朕跟前侍候,也不算辱沒了你。”

瞎話真是張口就來!

李景熠輕咳了一聲,似乎是在強忍著笑意,“皇上可還記得兩個月前,您來臣弟府中喝酒,當時叫了兩個舞姬歌舞助興,然後臣弟便叫黨蕭把她們帶回宮中了……若臣弟未記錯的話,正是這……”

李景煥一臉懵逼:什麼情況???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