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 22 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接近六月,下午的陽光開始毒辣。

胖達看著少女搖搖晃晃跑過去的身影,頗為詫異地扭頭看向乙骨憂太,問:“這是第幾圈了?”

乙骨憂太伸出兩個手指,比了個“2”。

胖達:“那還要跑幾圈?”

乙骨憂太:“兩圈。”

胖達睜大了雙眼,抬高音量,直接問出靈魂三連:“跑四圈校園?誰想出來的?京子吃得消麼?”

乙骨憂太也很無奈,他聳了聳肩,小聲說道:“五條老師提議的跑校園,說是可以幫助京子認路,四圈是禪院同學規定的。”

至於安倍同學能不能順利跑完?

他頓了下,又說道:“還有狗卷同學陪著,她應該不會發生什麼意外。”

對哦,狗卷還陪著。

胖達頓時鬆了口氣,轉而用欣慰的目光看著這兩個越走越近的人。

他們大概會是胖達撮合成的第一對小情侶!

有了第一對,第二對還會遠麼?

胖達想,目光落在乙骨憂太的身上。

大顆大顆的汗水從臉頰上滑落,京子感受著太陽照射下來的溫度,就像是把她放在火上烤一般,五臟六腑是要燒起來的火燎燎。

昨天在真希床邊立下的保證還清清楚楚地回蕩在耳邊,京子用力咬牙,心想:不能放棄,就剩下兩圈不到了。

在這股子信念的支撐下,她又勉強小跑完了第三圈。

最後一圈漫長得仿佛見不到終點,京子隻感覺腳步越來越沉重,宛如被灌了十斤多的鐵,連邁動的力氣都已經提不動了。

難道初戰就要以失敗告終麼?

京子彎下腰,雙手扶著膝蓋,不甘心地喘氣。

汗水打濕了全身,她就如同從水裡剛撈出來一般,整個人濕噠噠。黑色製服黏膩在肌膚上,不適且沉重。

原地休息了片刻後,她又試圖站起身,邁開腳步把最後一圈跑完。

可是,根本做不到。

少女通紅著臉,視線已然模糊。

在這茫茫的一片白中,狗卷的手卻意外地擁有著存在感。

白皙修長,帶著少年人特有的青澀。

京子看了過去,視線順著他伸出的手不斷向上。

狗卷棘從最開始就一直陪在她的身側,同樣跑完三圈的他呼吸平穩,除了額間冒著點點熱汗外,完全沒有力竭疲憊的模樣。

看到這兒,京子忍不住開始羨慕起他的體力。

要是自己也能擁有就好了。

她想,猶豫了很久後,才把汗津津的小手搭在他的手上。

狗卷莞爾,神情裡沒有嫌棄,反而還多了幾分滿足。

他悄然握緊手,一步一步帶著少女跑完了最後一圈。

京子疲憊地趴在狗卷背上,她盯著少年亞麻色的頭發以及他微紅的耳尖,眸光微動。

她應該會永遠記得這個下午。

汗水揮灑的青春,少年瘦削卻莫名讓人安心的肩背,還有這條灑滿了陽光的道路。

臉頰逐漸向下,貼在少年那被曬得溫熱的黑色製服上。

鼻尖是熟悉的清冽香氣,在京子聞來,大概就是去掉了甜潤的柑橘與淡淡皂香交織在一起的氣息,是一種不會讓人察覺到侵略感的溫柔。

心跳聲如驚雷般,一聲一聲清晰地回蕩在耳邊。

她突然感覺自己此刻的心情就像是喝了瓶夏日的冰冷汽水,酸酸甜甜,心尖頓時化成柔軟的一團。

京子情不自禁地彎起嘴唇,軟軟地說了句:“狗卷同學。要是我有哥哥,他肯定就跟你一樣。”

少年腳步頓住,他的腦中隻來回盤桓著兩個字。

哥哥。

對此,狗卷忍不住表示:比起哥哥,我更想當你的男朋友。

第三天,真希終於被家入硝子允許,可以稍微活動活動筋骨。

安倍京子的下午時光,除了跑圈這一訓練,又多了個體術對練。

山兔還是處在昏迷中沒有醒來,京子知道這件事後,第一反應便是想要回去,但食夢貘勸阻了她。

他語氣淡淡道:“你回去也幫不了她。這一關,她隻能靠自己扛過。”

聽到這兒,京子坐在床上思考了很久。

最後她選擇讓食夢貘回安倍大宅,和姑姑一起守著山兔。若是遇到危險,她則會用契約來召喚他。

食夢貘沒有異議。

時光很快就在挨打中流逝,等京子反應過來時,恍然又過了一周。

真希毫不憐香惜玉地用竹竿重重敲了下京子的腦袋,她驕傲地笑著道:“你又死了。”

京子捂住被敲打的腦袋,“再來!”

真希冷酷拒絕:“下一個是憂太。”

京子聞言,不甘心地鼓起臉。

乙骨憂太在一旁,他看著和自己一樣接受真希暴打的京子,心中驀然冒出了一種名為難兄難弟的戰鬥情。

“京子跟入學時相比,進步了很多。”

五條悟將這一幕收入眼底,他滿意地對狗卷棘說道。

狗卷接下這句誇讚,他彎著眼眸,語氣驕傲地說了句:“鮭魚!”

五條悟挑眉:秀恩愛了不起麼?

狗卷直視:最起碼比你沒有恩愛可以秀來得強。

五條悟內傷捂胸。

狗糧的酸臭味讓他拒絕繼續和狗卷站在一起,他上前,拍了拍手,打斷了真希和乙骨之間的對練。

感受著可愛學生們集中過來的目光,五條悟口吻輕快地提議道:“今晚我們一起出去,好好地吃一頓吧!”

胖達率先發言:“老師請客麼?”

五條悟點頭,財大氣粗地表示:“隨便吃,就當是我們的第一次團建。”

乙骨憂太和京子麵麵相覷。

緊接著,乙骨憂太弱弱地發言,他不想欺騙五條悟:“其實我們已經團建過一次了。”

“等等,”五條悟瞳孔地震,“什麼時候?我怎麼不知道?”

眾人陷入沉默,氣氛一下子就變得尷尬了起來。

五條悟繼續靈魂質問:“為什麼沒有帶上我?”

乙骨憂太站出來,繼續弱弱解釋:“就京子入學後沒幾天,那時候老師你好像在出差。”

五條悟開始痛心,他覺得自己被排擠了。

難道我不是你們最喜歡最歡迎的老師了麼

他用眼神控訴著眾人。

很快,就得到了真希的冷漠否認,狗卷棘的無視,胖達的沉默,以及乙骨憂太的遲疑。

五條悟隻好把最後的期待寄予在安倍京子上。

京子察覺到五條悟的目光,她仰起頭,笑容燦爛地衝他說道:“既然上回老師不在,那就當它不算數。我們從今晚的聚餐開始算起,好不好?”

這句話一出,五條悟涼透的心逐漸回暖。

他忍不住想:京子可真是絕世小可愛啊!

這世間上,沒有一個人能配得上她。

五條悟得出結論,目光掃過不遠處正暗中覬覦小可愛的野男人,老父親之魂瞬間洶洶燃起。

他決定要親自出手,讓京子看清狗卷棘的真實一麵。

既然確定下了晚上聚餐,五條悟做主,就地解散,讓大家回去換套衣服再來集合。

經過連續幾天的繞學校跑,京子終於踩熟了學校裡的每一條道路,再也不會迷路。

可喜可賀。

不過,接送京子像是成為了狗卷的習慣,漸漸融入他的日常。

京子看著門口的清雋少年,眼眸彎彎:“等會見。”

因為每個人想吃的東西都不一樣,在一番爭執後,五條悟想出了辦法。

他把所有選項製作成一個小轉盤,讓京子來旋轉,指針指向什麼就吃什麼。

最後,他們一行人前往了東京最有名的傳統日式居酒屋。

穿著素雅和服的服務員帶領著他們走進最大包間,長方形的紅木餐桌正好可以容納下六個人。

五條悟本想在餐桌上隔開京子和狗卷兩人,可未曾想,在場所有人中隻有他存在著拆散他們倆的心思。

乙骨憂太和真希早已在胖達的拉攏下,成立了一年級友情助攻團。

五條悟不禁感慨:他又一次明顯感覺到自己被排擠。

這家店的上菜速度很快,不一會,紅木餐桌上便擺滿了色香味俱全的招牌美食。

京子拖著嗓音,撒嬌地要求著狗卷幫她夾餐桌另一端的壽司。

還沒等狗卷動筷子,少女麵前的潔白餐盤裡便赫然多了塊精致的鰻魚壽司。

京子和狗卷不約而同地順著壽司出現的方向看去,隻見五條悟穿著花哨襯衣,最頂上的兩顆紐扣解開著,勾人鎖骨若隱若現。

他像隻開屏孔雀似地衝京子散發起魅力,笑吟吟地問道:“還有什麼想吃的麼?”

刹那間,狗卷臉黑了。

京子瞅了狗卷陰沉沉的眼眸,又向另一邊瞅了眼五條悟愉悅的笑容,關於亂步的刺激計劃陡然浮現在腦海。

她狡黠地眯了下眼睛,不客氣地伸手指向另外一道菜。

五條悟得意地衝狗卷挑眉,剛想拿起公筷,就發現少年趁著他挑釁的時候出手,而那被點名的食物已然安靜地呆在少女的餐盤上。

五條悟暗歎:大意了。

從這之後,京子茫然地看著自己左右兩個人,就像是爭奪領地似地你夾一塊我夾一塊,硬生生在她的餐盤上疊出了一座小山。

我真的能解決完這些麼?

她皺著小臉想,還沒吃就已經感覺到了飽意,看飽的。

“夠了,”眼見著他們還要繼續,京子連忙製止道,“夠了,不要再夾了。”

但是,這兩人已經鬥上頭,根本沒有聽見她的聲音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