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12、chapter12(1 / 2)

加入书签

chapter12

今晚的月亮似乎格外溫柔,透過窗戶照射進屋裡,是那種柔軟細膩的暖色。

臥室沒有關窗戶,風輕輕吹動兩旁的窗簾,如果有人願意抬頭的話,大約可以瞧見星星。

那條新消息靜靜躺在聊天界麵上,明意盯著看了好一會兒,心慌意亂。

心臟跳動的聲音震耳欲聾,“怦怦怦”的,占據了她所有感知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也許隻有幾秒鐘的光景,牆上的時鐘“滴答滴答”轉動著。

明意緩緩眨了眨眼睛,才想起自己還沒有回複,連忙打字。

因為太慌太急,她甚至沒來得及選擇中文,直接把一串拚音發了出去。

明意:“.........”

她目光呆滯地看著聊天界麵。

【song:要說什麼?】

【普通美女:

meishenmejiushixiangrangnizaodoanshuijiao】

他看到這一連串拚音會是個什麼反應?

明意不敢去想,仿佛手機燙手一般,她瞬間將手機扔得老遠,翻身不願麵對,將整個腦袋埋進枕頭裡,懊惱的不行。

為什麼自從她確認內心想法之後,一直都是各種尷尬和修羅場情節。

老天爺就這麼想讓她孤寡一生嗎!!!!!

明意覺得離譜。

離她有段距離的手機震動了一下。

她頭沒抬,伸出隻手去摸。

翻身,解鎖屏幕。

對方發的消息十分簡潔。

【song:?】

明意臉通紅,她抬手用手背碰了碰臉頰,差點被皮膚溫度嚇到。

這麼燙......

好歹也是個成年人了!

你害羞做什麼??!!

邊胡思亂想邊在屏幕上打字,打完,看著輸入欄的那一行字,又刪掉。

重新發了一條消息過去。

【普通美女:你困嗎?】

宋休璟似乎一直沒切會話框,在她消息發出去的下一秒就回複。

【song:還好。】

明意糾結了幾秒鐘。

【普通美女:那......遊戲?】

【song:上號。】

看見他發來的消息,明意沒有再回,直接點開了王者榮耀app,登陸遊戲賬號。

她特意選了一個王者低星的遊戲號,開組隊房間,把遊戲鏈接發過去。

【普通美女:這個號銘文不齊,你玩射手嗎?我給你打輔助。】

【song:嗯。】

...

...

宋休璟上的號是星耀段位,大晚上打遊戲,玩得人挺多,沒一會兒排到人進去。

一樓id軟妹,常用位置掛的是軟輔三巨頭:瑤,明世隱,蔡文姬。

這局明意在四樓,看見一樓常用,ban了個瀾,頂著張紅暈未退的臉打字。

【yyyyyyyy:一樓妹妹,能不能把輔助讓給我?我隻會玩輔助。tvt】

遊戲開始前她忘記切換常用英雄,此時常用位置上掛的是三個英雄所有脆皮的噩夢——上官婉兒、不知火舞、貂蟬。

一樓不太樂意,等雙方禁用完英雄,pick階段,她秒鎖了蔡文姬。

【1l:我也不會玩其他位置,我也隻會輔助。】

【yyyyyyyy:那行吧。】

明意隻能遺憾讓出了輔助,帶著氣選了一手不知火舞,準備這局把敵方射手當撒氣筒。

——她原本是想玩瑤,然後甜甜蜜蜜掛在宋休璟腦袋上的!!!!!

遊戲開局,對麵法師是小喬,不知火舞前期清線太慢,他們家輔助直接去跟打野連體了。

沒有輔助過來幫忙搶線,敵方輔助站位又靠前,明意隻能躲在塔下扔扇子清兵線。

她是躺在床上玩,手舉著手機,感覺手臂有點酸,乾脆換成側躺的姿勢。

恰巧這時敵方打野娜可露露過來搶中路河蟹,明意慢了半秒趕過去,結果輔助被小喬二技能吹起來,娜可露露再一個二技能。

蔡文姬的頭像灰了下去。

【輔助(蔡文姬):?】

【輔助(蔡文姬):法師你在夢遊?會不會玩啊,不會玩拿什麼中單。】

明意用被動和一技能把小喬打殘,等了下二技能cd,一閃收下小喬人頭。

輔助換中單,這波不虧。

結果殺完人看見左下角的消息,差點給氣笑了,無名火蹭一下上來。

【yyyyyyyy(不知火舞):?】

【yyyyyyyy(不知火舞):就你會扣問號?】

【yyyyyyyy(不知火舞):開局跟打野連體你配說話?看不見我才剛清完線?】

大概自知理虧,蔡文姬沒有再回複。第二波小團戰爆發是明意去抓對抗路。

這一局蔡文姬帶的是乾擾,明意上之前還專門點了一下她召喚師技能,確定有乾擾後,直接大閃進塔強殺元歌。

【youhaveslainedanenemy.】

殺完人,她還剩下一格血。

對方元歌沒技能,連反應機會都沒有,直接被她一套連招控的動都動不了。

她掉的血那些全是塔打的。

蔡文姬就站在塔外看著,沒有開乾擾。

【execute!(被塔擊殺)】

不知火舞力用被動翻滾出塔,卻依舊被防禦塔鎖定,最後倒在了敵方的一塔外麵。

看著暗掉的屏幕,明意深吸了一口氣,強忍住想要罵人的衝動。

過了兩秒,還是覺得氣不過,打開經濟麵板,點了一下蔡文姬的頭像。

【輔助(蔡文姬):嗬嗬。】

【yyyyyyyy(不知火舞):乾擾被你吃了?不會用就彆帶乾擾,你把你召喚師技能鍵摳了挺好。】

【輔助(蔡文姬):我沒有看見呀,誰知道你一下就衝進去了,這不能怪我。】

【輔助(蔡文姬):再說了,我樂意給就給,不樂意給你管得著嗎?】

說什麼沒看見,明意在上之前,分明按了發起進攻的信號,並且有提示蔡文姬用乾擾。

這一看就知道是故意的。

明意懶得再理她,把她消息屏蔽,專心打遊戲,權當自己從來沒有這麼個隊友。

清完一波線,屏幕上忽然亮起了公孫離發的快捷信號:法師來拿藍。

她愣了一會兒,反應過來,朝自家藍區走。

——他們家打野在給蔡文姬讓藍buff,宋休璟操縱著公孫離把藍拉遠了些。

明意趕到的時候,藍buff剛好被拉在她麵前,血量剛好夠一扇子收下。

蔡文姬站在藍區草裡不動。

幾秒鐘後。

【輔助(蔡文姬):?給你的嗎?你一個不知火舞搶什麼藍?】

明意當然沒看見她發的什麼,她已經給人屏蔽了,看著蔡文姬站在那發呆隻覺得心情舒暢。

就是沒想到啊。

她拖動屏幕,視角劃到回發育路線上的公孫離身上,嘴角弧度揚了揚。

還挺會氣人。

不過她喜歡。

接下來的一整局遊戲,明意把“法刺”這個職業發揮的淋漓儘致。

對麵上下兩路全被她一個人抓穿。

十二分鐘,他們上了對方的高地,十五分鐘,敵軍投降認輸。

遊戲結束,彈出勝利字樣。

結算麵板一看,她打了全隊百分之三十八接近八分之四十的輸出。

連宋休璟輸出都要比她低百分之二。

他們兩個人的輸出加起來一共是百分之七十多,可想而知,這局的隊友是有多菜。

明意覺得打著沒意思,她不想再碰到蔡文姬那種隊友,實在是太毀心情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