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25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餘華滿腔熱情漸漸覆滅,放下筷子沒在說話,有點渴,手剛碰到桌子上冰水,桌子底下,有一雙大手輕捏她小手,顯然是反對她喝涼水。

她皺了皺眉,沒抬頭看人,卻能清楚知道那人正在看自己。

對麵,舍友一直低頭用餐,全程沒怎麼交流

韓俞脾氣向來不好,她們若不是妻子的朋友,他何至於讓一肚子的氣不往外撒,何德何能讓妻子小心翼翼伺候她們情緒,不敢有半點不滿情緒在外。

不能把氣出在彆人身上,他就把氣出在餐具上,生氣歸生氣禮儀還是在的,隻不過放下餐具時候,故意用力,陶瓷和金屬的碰撞聲,顯得格外大。

用紙巾擦了擦嘴,後背靠椅,停止用餐。

“梁麗歡、孟加熙、劉隻隻,對吧。”單手搭在桌麵上,很隨意的一個舉動。

被點到幾人連忙放下餐具,看向韓俞點頭,她們還好,劉隻隻卻沒那麼好了,她的手在桌下不斷地捏自己,想清醒過來。

對麵男神,可是她做過無數個夢的男人,什麼狗血冬日戀歌劇情,少爺女仆,還有失憶症劇情,這些她通通都做過。

許久,對麵韓俞這才悠悠說道。

“啊餘平時不愛說話,結婚這件事她不是有意隱瞞各位。”

草草幾個解釋,似乎說服不了舍友,在座幾人一直沒回應。

荷包蛋隔得遠,韓俞伸手夾起一塊,放進餘華碗裡,順手挑出蛋黃,留蛋白在,又夾了許多菜,直到她小碗裝不下菜,他這才放下筷子作罷。

餘華喜歡吃荷包蛋這件事,室友是知道的,平日裡她們沒少吃過餘華給的蛋黃,久而久之都知道她不愛吃蛋黃,大家都知道。

在看看韓俞舉動,若不是在一起時間久,又怎會熟悉對方飲食習慣,見她安靜吃著碗裡蛋白,韓俞笑了笑,那個笑容正好落入室友眼裡。

怎麼說?有點刺激眼。

可能是虛榮心在作祟,又或者不甘心。

過了會,他繼續道:“啊餘在t市朋友不多,能認識你們是她的榮幸。”停頓幾秒:“所以你們不要怪隱瞞結婚這件事。”

求人姿態那麼明星,擱誰都聽得出來,他韓俞是什麼人,向來隻有彆人求他的份,哪有他求彆人的份,話都說到這個份上,幾人再傻也聽得出來。

他在意妻子,視她為掌上珍寶。

“你們吃,我先去公司。”起身,臨走之際,轉身回頭:“對了,後山風景不錯,這個季節有許多野果,丫丫小時候最愛那片野楊梅,早餐後可以讓她帶你們過去看看。”

目光柔和地在餘華上打轉,其實他今天可以不用去公司的,考慮到有他在,她們怕是玩的不儘興,隻能以公事為由借此離家。

人走後。

劉隻隻她們緊繃身體,放鬆下來,幾人喘了口氣。

“哇,大佬就是大佬,氣場都不一樣。”劉隻隻笑了笑,開玩笑道,試圖緩解尷尬氣氛。

幾人目光一直在餘華身上。

注定是個不平凡的早晨,她放下筷子:“我是韓俞在妻子,你們也了解過了,接下來我來說說我的身份。”

“我姓餘,餘書賀是我的父親,餘閩是我叔叔,我在餘氏有百分之二十股份。”

“等等……”梁麗歡震驚。

孟加熙同樣出聲:“你說餘閩是你叔叔?”

“哇噢——”劉隻隻捂緊嘴巴。

三道聲音一同響起,是震驚,是難以置信。

拋開她是韓俞妻子身份,餘書賀之女這個身份更加引人注目,不說彆的,就說說她叔叔餘閩這個人,其中利害關係,彆人或許不知道,但她們曾經做過調查,餘閩他不像表麵上那麼好相處,這人不簡單,道行高著能。

餘華想了想說:“是這樣的。”她想過了,居然身份瞞不住,乾脆讓她們知道,提前做好準備,也省得以後從彆人口中知道這事,那還不如她自己說也不會再被嚇到。

梁麗歡扶額:“天那。”她快呼吸不過來了,之前吐槽過餘氏內部人員關係,其中包括餘華父親以及她的姑姑。

她太會隱瞞情緒,若今天不說,她們怕是永遠都不會知道,她們需要時間點緩解這個勁爆消息。

“我們一起創業如何?”她說。

還沒緩解過來,對麵餘華又來個爆炸性消息。

孟加熙還算鎮定:“等等,我捋一捋。”伸手指了指自個腦袋。

“對對對對。”劉隻隻跟著附和。

餘華不給她們喘息機會:“目前餘氏分三隊人馬,餘閩和跟他的親信,張恒是公司副總裁,這個人雖然和餘閩不同路,但是他也不是什麼好鳥,除掉餘閩之際必有他。”

“目前隻有兩個,還有一個是誰?”梁麗歡不愧是學金融危機的,她的吸收能力不是一般的強。

“不出意外的話,我下半年即將進入餘氏。”

孟加熙指了指餘華:“你……”卡語了。

那麼多個消息已經炸的她習以為常,不再是之前驚慌失措的樣子,她笑了笑,說:“持有餘氏百分之二十股份,想要和餘閩對抗,那麼一點股份永永不夠。”她對這個做法不讚同。

“忘了告訴你,前段時間t市股市動彈的厲害,從他們手裡買入不少親信股份,加之前百分二十,現在持有40股份,接下來我們隻需說服,前董事親信手裡百分之十股權。”

如果之前是水花,那麼這個消息就是軒然大波,把平靜湖水拋出一個大坑。

t市怕是要變天了,一場血雨腥風即將到來。

半小時後。

送走舍友,餘華本來要幫忙一起收拾,病剛好林嫂哪肯,被她推出廚房。

老宅後院有個人造假山,是當初韓老爺子給過世妻子造的,這是她第一次踏進後院,遠遠的就能聽見鸚鵡聲,她愣了一下,走過去。

說去上班的那人,此時正躺在搖椅上,有一下沒一下地逗著鸚鵡,早餐他沒怎麼動筷,一半是因為舍友,一半也是因為她,這會兒十點多,距離吃飯還有兩個鐘。

他應該餓不死吧?

“既然來了,乾嘛不過來?”

韓俞聲音在不遠處弱弱傳來,躲在圓柱後麵餘華一愣,她以為自己藏得夠隱密,卻不想還是被他發現。

待人走過來,他問:“你室友回去了?”

餘華輕輕的“嗯”了一聲,鸚鵡見有人,在籠子裡跳來跳去,她彎腰低頭看去。

一個純金打造金絲籠,光是這個籠子就價值不菲,更彆說這隻鸚鵡身價。

在吃喝玩樂這方麵,韓俞向來舍得,也有的是那個實力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